人物风采

良 心 活 , 良 心 做 ——记张家港市人民法院少年庭原庭长陈美芳

发布时间:2018-9-29 9:13:11

  良      

   ——记张家港市人民法院少年庭庭长陈美芳

笔者在张家港市人民法院食堂见到张家港市人民法院少年庭庭长陈美芳带着个八九岁的女孩到堂吃中饭,有同事好奇地向她打听小女孩跟她是啥关系,“亲戚,亲戚”,她笑着解释道小女孩也好奇地看着陈美芳,因为她不明白这位阿姨怎么成了她的亲戚了,她更不知道,为了让她回到母亲处上学,这位阿姨与她的父亲联系了不知多少次,“我也想带着孩子走了,又想这样实在对不起你。”小女孩听不到也不会懂得她爸爸这句话的含义。下午2点,从上海焦急赶来的女孩妈妈看到刚刚午睡起来的孩子,拉着陈美芳的手,哽咽的说不出话来……这样的场面,对从事涉少审判已十五年多的陈美芳来说,见得太多了。

知道陈美芳的人,总认为她天生就是从事这块工作的料,其实,并不是这么回事。2003年3月,在从事了16年的民商事审判后,她被调到少年庭从事涉少刑事审判工作。她刚接手的几个案件,好多是外来民工子女,非盗即抢,犯罪手段和危害后果令人痛恨,她对站在前面的未成年被告人也没好的脸色,心中只有嫌恶。但隨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与未成年被告人接触多了,特别是看到那些家长爱恨交加、痛苦迷惘的样子,作为也是个母亲的她,心态有了变化,从单纯的案件审理转而开始去探析被告人的犯罪原因,对被告人少了嫌恶,多了一些恻隐,在怒其不争时,也哀其不幸,她感到一个孩子是家庭的希望,孩子一旦失足会给家庭带来很大的伤害。她想着要为他们做些什么。但一旦做起来,才知道这是一份良心活,是没有底的重要事。

审理案件,只要不违反法律,也没什么错。但,对法官来说习以为常的一个案件,可能伴随着一个未成年人的一生。对审判的畏惧,对将来的迷惘,对家人的歉疚,面对未成年被告人在案件审理阶段的心态,陈美芳觉得不能无视涉少案件。她挤出时间编写、发放了关于《涉少刑事诉讼父母须知》:审前社会调查、法定代理人到庭、合适成年人参与庭审、心理疏导、全程式法庭教育、判决书中的法官寄语、犯罪记录封存.8年的案件审结,她完成,不做点什么对在少管所服刑的被告人情况的了解?对判处缓刑的被告人矫正工作的跟踪调查,她对失足未成年人有一个关爱之心,自然就有了牵挂。哪个被告人心情沮丧,需要开导?哪个被告人没有家长探视,需要督促家长关心;哪个被告人孤苦无依需要物质上的帮助?哪个被告人顽劣需要敲敲“小木鱼”?哪个被告人需要为他联系就学和工作?哪个被告人正在读书需要采取个别化的审前调查和社区矫正?……她多方了解思考,心里有着一本帐,做起来就用了心思。

青少年维权,也有不少家庭的工作要去做,其中的法制宣教是重头戏,颇见功力。说实话,照本宣科讲几堂课,也说得过去。但宣教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孩子的法制意识,规范他们的行,让孩子们得到教益寻找新的人生风帆。学校、社区安排相关帮教活动也不容易,孩子们的眼中也是充满了希冀,自己作为一个人民法官岂能抱着应付的态度?如何使枯燥的法律对好动的孩子们有吸引力?如何抓住孩子们的注意力?如何培养孩子们的学法兴趣?如何让孩子们头脑里留下深刻的法制观念?带着这些思考,陈美芳摸索出适合不同年龄结构孩子思想道德法制的宣教方式:法律咨询、法律知识竞赛、情景剧模拟法庭、文艺演出、拍摄微电影展播……在活动现场的陈美芳,总是那么精神十足,与孩子们互动诙谐的言语,让孩子们在笑声中接受法律的熏陶。为了孩子们,年过半百的陈美芳也学习使用手机微信,在法院微信公众号上开辟了美芳讲故事栏目,借助新媒体受众广、信息传播快的特点,扩大了宣传法律面和社会效果。

案件中发现的影响孩子健康成长的现象,看过就算也不为过。她看到了,感叹过她不漠视陈美芳立即书写了的《司法建议》、《调查报告》、《情况反映》,供家长、学校和社区,列举问题实实在在,提出建议切实可行,虽颇费周章,但只要得到改进她就高兴了;对有些问题,她就利用自己人大代表的身份将情况反映为代表建议,利用代表建议取得了较好效果。

张家港虽较为富裕,但天堂社会里有穷人,也有生活困难的人家,这样家庭里的孩子,特别需要物质上的资助。他们有的是案件中的当事人,有的与案件毫无关联。但陈美芳同志知道了他们的境况,一颗心就被牵扯着,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她就充分利用自己在这个行当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争取到了市青商会的支持每年春节,她都要和青年企业家们一起走访困难学生家庭,为他们送去助学金和物资,让暂时陷入困境中的孩子们感受到温暖和关怀。

2008年,市人法院成立了综合建制少年庭,开始审理涉少民事案件,随着收案范围的扩大,她常感到民事领域有很维权关爱工作要做,维权工作从何抓起因为,如果说刑事案件的未成年被告人是在台前的话,那民事案件中的未成年人则是在幕后。在即将或已经破裂的家庭中的孩子,夹在相互仇视、怨怼的父母间的孩子,被父母争夺或弃的孩子,他们的话语权、选择权被剥夺,他们内心的痛苦、焦灼无处诉说,他们只能用成绩下降、所谓的叛逆、甚至抑郁来表达他们的境况。为他们唏嘘时,陈美芳认为应当为他们做些什么。她又结合工作际精心编写《涉少民事诉讼父母须知》发放给涉少诉讼父母,开庭、调解时多讲些抚养、教育、引导孩子的话,着意培养他们做合格父母的意识;给出现心理问题的孩子联系专业人员进行心理疏导或治疗;向未成年人调查时周密考虑调查的地点、方式、内容,防止给孩子无意间带来新的伤害;判决时多为孩子着想,尽力让孩子有相对好一点的生活环境。

寒暑假,是青少年教育管理的“空窗期”,陈美芳一直在思索着这个问题。去年10月,以她笔名余香命名的“余香法官工作室”在市区杨舍镇城北街道城北社区正式揭牌。今年暑假,陈美芳又参加了杨舍镇城北锦绣社区优秀五老工作站工作。她和有关五老发挥自身优势先后三次组织社区学生和家长有针对性的进行了“预防校园霸凌”、“戒除网瘾”、“增强假期安全防范”等法制讲座,受到学生和家长们的一致欢迎。她还积极与有关社区.学校关工委和志愿者协会联系,先后组织结对共建社区新市民孩子,利用法院开放日活动,让学生们走进法院,直观感受法律,从而增强法制意识。

这良心活,凭良心去做了,是不是就是赞誉一片?只有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才知道其中的滋味。部分当事人亲属的蛮横无礼、诸般努力后有些外民工子女未成年人还是犯了罪给未成年被告人联系学校时曾遭到冠冕堂皇的拒绝个别家长不负责任将孩子抛在法庭,更不要说部门之间比较之下的尴尬,也曾让她心生疑惑和动摇,但又因为.“五老”们关爱下一代的精神被感动而坚守。“小波”用释放时发的路费买来的柚子“小露”画了圆圆笑脸的明信片“小韩”“阿姨,新年好啊”的短信“小新”“阿姨,老板现在让我负责这儿的工作啦”的来电“鹏鹏”爷爷送来的一袋菱角“志杰”母亲手绣的鞋垫“何坤”父亲数百里带来的馍馍“小华”叔叔从四川带来的一蛇皮袋干辣椒,温暖着她的心,让她感受到这项工作的意义。

近几年,特别是在受到褒奖的时候,她常常会想这样一个问题:如果自己不从事这项工作,会是怎样?深深的感,是这项工作给了自己机遇,培养了自己平和的心态,学着凭良心去思,去处事,去说活,去写,也让她品味到了付出后得到的宽慰和快乐。

作为一个法律工作者,首先得尊崇法律,在此前提下,做事对得起良心,问心无愧,这是她对自己的要求